奶昔文学网—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!

您的位置 : 首页 > 最新小说 >

爱你无悔,白首不离全文免费阅读 慕一一白亦城小说大结局无弹窗

发表时间:2020-05-23 11:21:46    编辑:风苍溪
爱你无悔,白首不离

小说主角是慕一一白亦城的小说是《爱你无悔,白首不离》,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唯一的七月倾心创作的一本短篇虐恋类型的小说,书中主要讲述了:我与白亦城相恋三年终于走进婚姻殿堂,原以为是有情人终成眷属,可婚后半年,他对我的态度却急转直下,甚至于,在我妈妈出事急需帮助时,当着陌生人和他情人的面对我说:要么脱,要么滚。我脱去衣衫,褪下尊严,却终究没有救回妈妈的命。偶然发现怀孕,以为孩子的出现可以缓和与白亦城的关系,得到的却是他冰冷的回复:拿掉这个野种,否则就滚出白家。我失去母亲,失去孩子,想要报复,可看着他以命护着别的女人,终究是心死。鲜血淋漓的那一刻,耳边仿佛听到有人在说:你择“亦城”终老,我爱你到白首。...

作者:唯一的七月 状态:已完结 类型:现代言情
立即阅读

《爱你无悔,白首不离》 小说介绍

独家完整版小说《爱你无悔,白首不离》是唯一的七月倾心创作的一本短篇虐恋风格的小说,本小说的主角慕一一白亦城,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,文笔极佳,实力推荐。小说精彩段落试读:慕媛忽然俯身凑到我面前,笑得那样得意,“姐姐你还不知道吗?这几天你老公都跟我在一起,他在床上真是厉害死了,每天都要好几次,每次时间都……”“你闭嘴!”我的身体剧烈颤抖着,尖声喊道。慕媛也不生气,笑容依...

《爱你无悔,白首不离》 第2章 要么脱,要么滚! 免费试读

慕媛忽然俯身凑到我面前,笑得那样得意,“姐姐你还不知道吗?这几天你老公都跟我在一起,他在床上真是厉害死了,每天都要好几次,每次时间都……”

“你闭嘴!”

我的身体剧烈颤抖着,尖声喊道。

慕媛也不生气,笑容依旧,“我给你机会,要不要把握就随你了。是要白亦城,还是要你妈。”

我双拳紧握着,眼眶泛红,却拼命忍着没有让泪水流下,慢慢站起了身,望着慕媛一字一顿道,“好,只要你给我钱,我同意和白亦城离婚。”

我看到慕媛笑得无比得意,脸上却忽然被什么东西狠狠砸中,身体踉跄着都险些摔倒。

森寒迫人的声音从门口传来,“慕一一,你就这么喜欢钱吗?为了钱,让你做什么都行是不是?”

我浑身一僵,如坠冰窖。

白亦城。

“亦城。”慕媛看到白亦城来了,立马化作一副小鸟依人的模样凑到白亦城身边,怯怯说道,“我本来只是跟姐姐开个玩笑的,没想到她居然真的同意了呢!”

我转首看向白亦城,嗓音哽咽着急切解释道,“亦城,我没有办法……我之前给你……”

话音未落,又有什么东西狠狠砸在我脸上,耳畔响起白亦城更加冰冷的声音,“想要钱是吗?来!脱一件衣服十万!”

我难以置信地望着白亦城,看到他满眼的凛冽。

他是认真的!

低头,才发现刚刚砸在我脸上的正是一沓沓的钱,此刻散落了满地。

我的老公居然要我在这么多陌生人和他的情人面前脱光衣服?!

心如刀绞已不足以用来形容我此刻的感觉。

我不再看白亦城,而是将看着慕媛道,“慕媛,我会和他离婚,你答应给我的钱……”

慕媛却面露难色,“姐姐,我刚才真的是跟你开玩笑的。”

我脸色大变,我都当众给她下跪了,她居然反悔?!

……

“我说了,想要钱,脱一件衣服就给你十万!”

白亦城冰冷的声音再度传来,让我仿佛置身于隆冬腊月。

“原来是谁说这辈子非我不可?现在既然为了钱就可以跟我离婚,那只要给你钱,应该什么都愿意做吧?”

白亦城捏起我的下颌,那力度大得像是恨不能将我的骨头生生捏碎。

“要么脱,要么滚!”

白亦城冷声说道,甩手拉着慕媛在沙发上坐了下来,双腿交叠着一副准备看好戏的样子。

我难以置信地望着白亦城,只觉得那样陌生,那样可怕。

婚姻,真的是爱情的坟墓吗?

从婚后半年开始,白亦城对我的态度就急转直下,当初那个宠我爱我的男人,再也寻不到影踪。

……

口袋里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,我机械地拿出来接通,那端传来一个冰冷女声,“慕小姐,你妈妈的手术费到底有没有?再不能动手术,我们就爱莫能助了。”

我的心猛然陷入绝望的深渊,抬手伸向衬衣纽扣,颤抖着……

一颗,两颗……

我看到那些围观者眼神贪婪如狼般在我身上流连。

解到第三颗时,胸前春光乍泄,仿佛听到有男人喘粗气的声音。

我闭上眼,泪水滑落。

小说《爱你无悔,白首不离》 第2章 要么脱,要么滚! 试读结束。

爱你无悔,白首不离
爱你无悔,白首不离
唯一的七月/著| 现代言情| 已完结
小说主角是慕一一白亦城的小说是《爱你无悔,白首不离》,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唯一的七月倾心创作的一本短篇虐恋类型的小说,书中主要讲述了:我与白亦城相恋三年终于走进婚姻殿堂,原以为是有情人终成眷属,可婚后半年,他对我的态度却急转直下,甚至于,在我妈妈出事急需帮助时,当着陌生人和他情人的面对我说:要么脱,要么滚。我脱去衣衫,褪下尊严,却终究没有救回妈妈的命。偶然发现怀孕,以为孩子的出现可以缓和与白亦城的关系,得到的却是他冰冷的回复:拿掉这个野种,否则就滚出白家。我失去母亲,失去孩子,想要报复,可看着他以命护着别的女人,终究是心死。鲜血淋漓的那一刻,耳边仿佛听到有人在说:你择“亦城”终老,我爱你到白首。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