奶昔文学网—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!

您的位置 : 首页 > 最新小说 >

《爱你无悔,白首不离》小说全集免费免费试读(慕一一白亦城)

发表时间:2020-05-23 11:22:39    编辑:泪冰清
爱你无悔,白首不离

小说主角是慕一一白亦城的小说是《爱你无悔,白首不离》,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唯一的七月倾心创作的一本短篇虐恋类型的小说,书中主要讲述了:我与白亦城相恋三年终于走进婚姻殿堂,原以为是有情人终成眷属,可婚后半年,他对我的态度却急转直下,甚至于,在我妈妈出事急需帮助时,当着陌生人和他情人的面对我说:要么脱,要么滚。我脱去衣衫,褪下尊严,却终究没有救回妈妈的命。偶然发现怀孕,以为孩子的出现可以缓和与白亦城的关系,得到的却是他冰冷的回复:拿掉这个野种,否则就滚出白家。我失去母亲,失去孩子,想要报复,可看着他以命护着别的女人,终究是心死。鲜血淋漓的那一刻,耳边仿佛听到有人在说:你择“亦城”终老,我爱你到白首。...

作者:唯一的七月 状态:已完结 类型:现代言情
立即阅读

《爱你无悔,白首不离》 小说介绍

精品小说《爱你无悔,白首不离》是唯一的七月所编写的短篇虐恋类小说,本小说的主角慕一一白亦城,书中主要讲述了:我叫来医生,帮我检查了下情况,好在医生说宝宝并无大碍,但交代我要保持心情愉悦。躺在病床上,摸着犹然平坦的小腹,一个可怕的念头倏然窜入我的脑海。避孕套我是一定动过手脚的,可白亦城拿来的却完好无损,那就说...

《爱你无悔,白首不离》 第6章 雪上加霜! 免费试读

我叫来医生,帮我检查了下情况,好在医生说宝宝并无大碍,但交代我要保持心情愉悦。

躺在病床上,摸着犹然平坦的小腹,一个可怕的念头倏然窜入我的脑海。

避孕套我是一定动过手脚的,可白亦城拿来的却完好无损,那就说明……避孕套是被调换过的。

——不打掉他,你就给我滚出白家!

白亦城冰冷的话语还游荡在我耳边,无尽的寒意从心底升起,让我那样恐惧又抗拒承认。

白亦城知道我多想要个孩子,所以在明知自己就是这个孩子的亲生父亲的情况下,用这样的方式来逼我离婚?

为什么……

曾经那些相爱的日子,那些誓言全都是我的一场梦吗?

眼睛酸胀着,我却强忍着没有哭出来。

医生说,胎儿前期不稳定,情绪影响很大。

我一遍遍地轻抚着小腹,内心痛苦却决然。

宝宝,妈妈一定会保护你的,就算……你爸爸不想要你,妈妈也一定不会让你有事。

***

独自在医院躺了一整晚,在晨曦微亮时,我给白亦城打了个电话。

“我们……离婚吧!”

哽咽着说出这句话,我的心里宛若被一把刺刀猛然捅入,痛到几乎无法呼吸。

深爱着,却不得不放弃的滋味,你们可曾体会过?

就像是要将自己一颗完整的心从中间生生剜去一大块,从此留下一个巨大的难以填补的空洞,日日夜夜地折磨着你,让你茶饭不思,夜不能寐。

电话那端静默良久,让我几乎以为白亦城根本不在。

许久后,那端传来白亦城嘶哑而阴沉的嗓音,“慕一一,为了你肚子里的野种,不惜和我离婚是吗?呵,我告诉你,想离婚可以,但你肚子里的野种是在和我的婚姻过程中怀上的,你必须打掉,我们白家不会允许这样的耻辱存在!”

“白亦城!你到底要怎样才肯信我?!这个孩子真的是你的!”

我坐在病床上,抱着手机声嘶力竭地喊道。

回应我的,只有“嘟嘟”的忙音。

***

“慕小姐!”

病房的门忽然被人猛地推开,护士急匆匆地跑进来,神色很是慌张。

我茫然回首,大脑还是一片空白。

“你妈妈……去世了……”

“轰”地一声,一记惊雷在脑中炸响。

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跑到妈妈的病房的,赶到时,就看到一块白得刺眼的布盖在妈妈睡的病床上。

眼前的世界在不断旋转,我连牙齿都在打颤,花了许久时间,才将那白布掀开,露出那张熟悉入骨的脸。

我用手捂住唇,压抑地呜咽声从指缝间溢出。

“医生,怎么会这样?怎么会这样?!你不是说……我妈妈很快……很快就会醒了吗?”

我转身死死拉住身后医生的手臂,哭喊着问道。

医生眉宇皱着,嗓音染着疑惑和惋惜,“确实很奇怪,病人的情况明明已经完全稳定了,可不知道为什么肾上腺素突然飙升,导致心脏骤停。”

“医生,你快救救我妈妈啊!求求你,救救我妈妈……求求你……”

我抓着医生的手臂,在他面前跪下来乞求。

医生却只给了我最绝望的三个字,“对不起。”

我瘫软在地,泪水汹涌。

我不要对不起,我只要我的妈妈……

小说《爱你无悔,白首不离》 第6章 雪上加霜! 试读结束。

爱你无悔,白首不离
爱你无悔,白首不离
唯一的七月/著| 现代言情| 已完结
小说主角是慕一一白亦城的小说是《爱你无悔,白首不离》,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唯一的七月倾心创作的一本短篇虐恋类型的小说,书中主要讲述了:我与白亦城相恋三年终于走进婚姻殿堂,原以为是有情人终成眷属,可婚后半年,他对我的态度却急转直下,甚至于,在我妈妈出事急需帮助时,当着陌生人和他情人的面对我说:要么脱,要么滚。我脱去衣衫,褪下尊严,却终究没有救回妈妈的命。偶然发现怀孕,以为孩子的出现可以缓和与白亦城的关系,得到的却是他冰冷的回复:拿掉这个野种,否则就滚出白家。我失去母亲,失去孩子,想要报复,可看着他以命护着别的女人,终究是心死。鲜血淋漓的那一刻,耳边仿佛听到有人在说:你择“亦城”终老,我爱你到白首。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