奶昔文学网—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!

您的位置 : 奶昔文学网 > 女生频道 > 古代言情 > 愿与昭昭共白头
愿与昭昭共白头

愿与昭昭共白头 素衫清韵 著

连载中 昭昭林长生 架空未来江湖恩怨神仙妖精

更新时间:2020-03-25 10:53:00
主角叫昭昭林长生的小说叫做《愿与昭昭共白头》,本小说的作者是素衫清韵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,内容主要讲述:昭昭嫁了,五百大钱被买回去,给一个病秧子冲喜,谁知道那人还是挂了,她成了小寡妇。昭昭又嫁了,这次是一个很强壮的男人,但愿这回能够白头到老,一直走下去。————万年老铁树开花了,一品大将军动心了,然而他看上的却是个小寡妇。众幕僚:将军三思,此女出生乡野,门不当户不对,与将军不配。将军:你们这些单身狗通通闭嘴!...
展开全部
推荐指数:
章节预览

第九章兄弟情分比不上一只兔子

郭氏啐了三房两口子一口,手插在腰上气势足的很:“里正叔,什么亲兄弟,你见过哪家亲弟弟去哥哥院子里偷东西的?偷了我的兔子还死不认账,还要脸不要了?”

杨氏道:“那兔子是我在路上捡的!”这会儿她真的有些后悔了,怎么就鬼迷心窍的要占那点便宜呢?她想着东西只要吃到肚子里就死无对证了,谁知道还没有来得及消化郭氏就上门闹了。眼下骂也骂了,打也打了,她只能一口咬死是捡的,不然以后要怎么做人。何况,那兔子本来也是她捡的。

郭氏气势十足的又啐了她一口:“我呸!你捡的,你咋那么会捡呢?你再捡一个我看看。”

杨氏气的发抖,看着一直没有吭声的张氏道:“娘,真的是捡的。路上捡一只兔子,二嫂非说是她的,还把孩子他爹打成这样,这还有没有天理王法了?”

林四海闹不清楚到底真的捡的还是真的偷的,就觉得林二郎有些过分了,拉着脸道:“老二,这就是你的不是了。一只兔子,暂且不论到底是你的还是她的。你们可是亲兄弟,兄弟情分比不过一只兔子?婆娘家掐尖要强就罢了,你这当哥哥的怎么能跟弟弟动手?你赶紧的,到东头找余郎中过来给老三看看,像什么样子。”

说完,看了看地上的林三郎然后撇开脸。

郭氏一听就炸了:“找郎中?想得美!又不是我的错,凭啥给他找郎中?”

正说着,林彩环气喘吁吁的出现在了门口:“祖母,郎中来了。”

张氏一直没有吭声,院子里的人都没有想到她竟然指使林彩环去找了余郎中来。

余郎中姓余名钱,是个赤脚大夫,医术算不得高明,头疼脑热的土方子不少,一把草药下去多少能起点用处,平日里上山采药拿去县城卖钱,日子倒也过得去。家里也没有旁人,就老两口在,儿子被征兵,跟林长贵是一批的,不在家里。

一把年纪了,被林彩环哭喊着拉着跑了大半个村子,喘的跟狗似的。

站了半天喘足了气,看着倒地上的林三郎道:“这怎么弄的,怎么成这样子了?”

说完,就要上前去看林三郎的伤势。

还没有到跟前,郭氏就开口了:“慢着,这药钱诊金谁出?我可是不会认的。”

余钱一愣,这还有官司在里头?眼睛扫了一圈,猜了个八九不离十。

张氏缓缓开口道:“我让环姐儿喊的丫头,诊金我出。我的错,我认!”

余钱嘘了一口气,有人给诊金就行,小本生意,赊欠不起,更害怕有人赖账。

上前给林三郎把了脉,看着一脸血,都是些皮肉伤,倒是没有大碍。

“环姐儿,我药没有带,你跟我跑一趟,把药取回来,给弄点水把脸上的血擦干净,伤口上抹点药,养几日就好了。”

其他的,不好说,他医术不高,把脉也没有那么准,不好说,看不出来。

等他走了,张氏才道:“哭够了没有?哭够了就把人扶进屋里去。”说完,看了郭氏一眼,目光最终落在林二郎身上,半天才道:“你是当哥哥的,就算是兔子被老三家的拿了,你也不该动手,你四海叔说的一点没错,你们是亲兄弟,兄弟情分比不上一只兔子?”

林二郎抿嘴不吭声,一旁的林金宝道:“祖母,可不能怪我爹,谁让三叔先动手打我娘的,他一个大男人敢动手打自己嫂子,他都不要脸我们干嘛要客气?”

张氏摆了摆手:“我老了,你们都厉害了,翅膀硬了,我管不了了,以后你们自己的日子自己过。”说完,慢吞吞的出了院子。

她一辈子要强,年轻轻的守寡,拉扯着三个儿子长大,然而又有什么用呢?

娶了媳妇忘了娘,这话真的是有道理啊。

儿子大了,有媳妇,有儿女,老娘算什么?

老大媳妇死了的时候她就该明白这个道理,儿媳妇死了,儿子也不想活了。林大郎心里只有媳妇,要跟他媳妇一起死,全然记不得他还有老娘还有儿子。

如今大房算是完了,二房三房也是靠不住。

好在她有手有脚还能动弹,哪一日动弹不了了,眼睛一闭,眼不见心不烦了。

回去之后暮色已经浓了,刚刚进院子,就听见屋子里的呜呜哭声。张氏一愣,这才想起来,长生刚刚才没有了。

热好的饭菜也没有吃,径自走进屋里躺在了床上,心里空落落的,好像缺了一大块。

昭昭一个人蜷在床上,怀里抱着林长生枕过的枕头,像极了失去母亲的小兽,呜呜的悲鸣。

长生哥没有了,他留下的唯一的东西也丢了。

昭昭觉得真的好难过。

可是再难过又怎样,人还活着,这日子就得过下去。

第二天一早,顶着胡桃一样红肿的眼睛早早的起了床,热好饭菜跟张氏一起吃了。

张氏饭量不大,眼下因为心里难受吃的就更少了,剩下的汤,肉,全部进了昭昭的肚子。她的胃口还是一如既往的好,饭量还是那么大,张氏有些怀疑,觉得林长生死了,昭昭其实并没有那么难过。

昭昭看不透她的心思,也懒得看,吃了饭就跟她商量:“祖母,我得上山了,趁着天还不冷,多弄些东西回来,这个冬天长着呢,没有东西吃熬不过去。”

张氏点点头:“早些去早些回来,别走远了。”

昭昭道:“早回来不了,我想往山里面走一些,晚上也不一定回得来。山外面没有什么好东西。”

张氏的脸一沉:“不行,你一个姑娘家怎么能在山里面过夜,你知道不知道山里多危险?长生已经不再了,你要是再有个好歹,你让我一个老婆子怎么办?”

昭昭愣了一下,她怎么不知道,自己对张氏如此的重要?

“祖母,今年秋粮早就下来了,二叔三叔那边可一直没有送粮过来,我不勤快一些,这个冬天真的会很难过的。”说完,想了想道:“我力气大,跑的也快,不会有事的。”

说完便不再多说了,她很少跟张氏说这么多的话,该说的说了,同意不同意的跟她都没有什么关系,她该做的自会去做。

小说《愿与昭昭共白头》 第九章 兄弟情分比不上一只兔子 试读结束。

猜你喜欢
  1. 架空小说
  2. 未来小说
  3. 江湖恩怨小说
  4. 神仙妖精小说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