奶昔文学网—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!

您的位置 : 奶昔文学网 > 女生频道 > 穿越架空 > 穿书后我成了废后
穿书后我成了废后

穿书后我成了废后 花间 著

连载中 虞泠司鹤

更新时间:2022-03-17 11:38:59
《穿书后我成了废后》是花间所编写的穿越架空类型的小说,本小说的主角虞泠司鹤,书中主要讲述了:一朝穿书,刚清醒就听见宣布被幽禁的圣旨。自古红颜多炮灰~...
展开全部
推荐指数:
在线阅读
章节预览

得了皇帝的准许,虞泠接过宫女递过来的药给太后喂下。

她的动作娴熟利落,仿佛已经做过无数回类似的事。

喂完了药,太后的呼吸果然顺畅许多,痛苦的神色淡去几分。

虞泠着手取下太后身上的银针,淡声道:“太后身上的毒初时没能及时压制,需要时间与药物产生反应,请陛下给臣妾一些时间。”

她话音刚落,跪在地上的太医就双唇哆嗦朝司鹤磕了个头:“陛下使不得!太后娘娘病情凶险,若不及时医治以至有个好歹,谁能担责?”

他这番话是彻头彻尾的不信虞泠能救太后,认定虞泠不过是为拖延时间做戏。

虞泠闻声冷笑:“太医这般着急,一片忠君之心可真是令人动容,及时医治?你能治?”

上一刻还叫嚣的太医把头磕在地上,噤声不说话了。

他不能。

整个太医院都不能。

察觉到司鹤在打量自己,虞泠转向他福了福身:“还请陛下给臣妾一个时辰。”

“朕有什么理由信你?”

男人的声音清凌凌的,如击玉仙音,却也冷得如三月寒冰。显然,司鹤并非有耐心之人。

虞泠眼皮压了压,双手交叠于身前,端的是茕茕独立、清冷淡然。

“既已开头,何不等等?再不济,陛下就当让我多活一个时辰,便是开了天恩。”

她这副乖巧规矩的模样,与前头对太医时的盛气凌人判若两人。

“陛下,这……”太医还要说话,被司鹤冷冷睨了一眼便闭了嘴。

“等。”

时间一点一滴过去,慈安宫内跪了一地的宫人、太医大气不敢出。

这里最该紧张的人分明该是虞泠,可她只是神色肃然地站着,不见半分慌乱之态。

香炉里用以计时的香燃烧殆尽,时间到了。

床榻上太后双目紧闭,不曾有任何反应。

太医便等着这一刻,立即对皇帝磕了个头,高声道:“陛下!这虞国贱妇果然心存……”

他话未说完,双目紧闭的太后眉头一拧,倏然睁眼,身子歪到一边“哇”的吐出一口黑血。

吐完毒血,太后歪在榻沿又晕死过去。

虞泠皮笑肉不笑地睨着傻眼的太医:“大人,请把脉。”

太医咽了口唾沫,跪爬到榻边颤颤巍巍把手搭在太后的手腕上。

摸了太后的脉象太医的脸更白几分,尽管他不言语,众人也都猜到答案。

太后的毒已解。

司鹤坐到宫人抬来的官帽椅上,微微抬了抬手:“来人,拉出去砍了。”

从殿外冲进来的侍卫面面相觑:拉谁?砍谁?

虞泠无心理会这些闹剧,朝司鹤跪下,端庄得体地朝他叩了个头。

“本宫乃虞国和亲公主,背后之人算计了臣妾,一样算计了陛下。设计陷害臣妾与太后之人其心可诛,还望陛下彻查。都说夫妻一体,这不仅关乎着臣妾的颜面,也关乎陛下。”

这番话牵三挂四,把两国利益都一并拉扯上。

别的虞泠不确定,但这个男人,绝不会允许别人踩在他头上撒野。

不出所料,司鹤纤长的手指在椅子把手上敲了一下:“允。”

等在门口的侍卫见状,一左一右把面如死灰的太医架了下去。

尘埃落定,虞泠脑海里紧绷的先也跟着一松。

她一日未进食,加上操劳过度,刚起身就眼前一黑,失去意识向前跌去。

她前方不到两步的距离就坐着司鹤,少女往前歪倒,跌在浑身上下透着“生人勿近”四个字的君王身上。

“陛下!”跪在地上的宫人全部傻眼,又是害怕,又无人敢上去把人扶起。

司鹤抬起的手顿了顿,漫不经心地碰了一下少女白皙柔软的面颊:“过来把脉。”

虞泠再度醒来已是第二日清晨,守在榻边的小禾哭得两眼通红。

在小禾抽噎的解释中虞泠才得知是皇帝命人把她送回宫中,还派了太医悉心照料。

“是么?”他会如此好心?虞泠起身看了眼窗外,墙边的蔷薇开得如火如荼,脚人移不开眼。

小禾不明所以:“嗯,娘娘,陛下可是您的夫君,自然关心您。”

御书房内,司鹤翻阅着虞国君主命人送来的帖子,面色平淡,瞧不出任何情绪。

“陛下。”手挽拂尘的太监快步进来,“太后娘娘体内余毒已清,身体已无大恙。”

司鹤合上手里的帖子,头抬也不抬:“嗯,叫太医院好生看顾。”

“奴才遵命。还有一事,敬事房总管来问,今日陛下可要翻牌子?”太监说罢谨慎地看了司鹤一眼。

坐上的男人思衬片刻,把帖子掷入火盆中,唇角微勾:“去皇后的凤栖宫。”

虞泠过了几日清净日子,正好想借机休养,不想就接到司鹤今夜要来的圣旨。

“皇帝今夜来,是不是意味着要侍寝?”虞泠记得皇帝进后宫便是为那档子事。

小禾被她问的一愣一愣的:“您是陛下的皇后,陛下夜宿自然要侍寝的。”

虞泠呼吸一滞,脑海里闪过那张冷若寒霜的脸,实在下头。

虽没想到司鹤会贵脚临“贱地”,虞泠还是命人提前备膳。

小厨房不知皇帝的口味,就按着虞泠的口味备菜。

司鹤来时虽未说什么,但只吃了几口就停筷。

虞泠心中有事,并未注意到司鹤面色不悦。

只等着司鹤一放下筷子,便立即道:“陛下国事繁忙,理应攻于社稷,不可耽于声色。”

话里的意思再明显不过:请您酌情卷铺盖走人。

司鹤面色一寒,不过眼底的寒意又迅速敛去:“你们都下去。”

虞泠听令起身,脚程比小禾还要快。

她没走两步就被司鹤拽住,不过慢两步,宫门就已被宫人们迅速带上。

“你想走?”男人声音冷冷的,就连手都带着一股寒意。

虞泠眉头微皱,这人怕不是冰做的。

“不知陛下有何吩咐?”虞泠垂眸静立,佯装听不懂司鹤话里的意思。

抗拒他?

司鹤冷笑,起身把虞泠拉到美人塌边,眨眼把人压在塌上。

虞泠早已做好最坏的打算,捏紧预先藏在袖中的银针,只要这个男人敢有所动作……

不想司鹤像是早知她袖里藏针,先一步扣住她的手腕死死按在塌上,俯首贴在虞泠耳边蜻蜓点水般落下一吻。

小说《穿书后我成了废后》 第5章 侍寝? 试读结束。

猜你喜欢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